白洵生

[彩虹六号]个人向分析-2

开头的话:依旧是@幼子鬼犬分析而我整理成型,内容不是官方设定,仅为分析以供参考。

 

  • 彩虹六号小队的最大特征:干员们在某些方面具有强烈的信念

         40位干员其实都是专家,小队内说不定还有数量可观的小叮当。

 

  • 关于bandit反水彩虹小队的可能性:首先,bandit他有很成功的卧底经历,CG里的一系列行为显而易见都是为了进入地狱天使,被迫的根据各种资料描述,当年卧底地狱天使的FBI特工也是要通过吸毒熬过最难熬的阶段:而实际上班迪对毒品有这种微妙的感觉很大程度就来源于此。而毒瘾目前应该是凭借着超人的意志力戒掉了,不然可能彩虹小队和你说拜拜。至于为什么会杀人,卧底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一旦不按照要求可能一切都会前功尽弃,还会给同事带来麻烦。而这还有一点就是bandit可能具有反社会人格。而正是卧底期间,bandit对恐怖分子是有极端仇恨的,否则别说卧底,可能进入地狱天使就直接再见了德国佬。

 

另外有很多资料显示,多数卧底通常回来后或多或少都会有心理问题比如出现PTSD造成心理创伤。因为会做很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导致大部分人性情变得和卧底之前不一样,并导致可能再也无法从事这类工作。Bandit回去后还加入了彩虹小队,可见他的心理素质何其强大,这样的人会有些阴暗,但是绝不会背叛。

 

  1. 关于女鬼:女鬼是个非常有趣的角色,她在彩虹小队里看起来就是混乱邪恶阵营一般的恶人存在。根据女鬼的描述资料归纳有以下几点:
  2. 女鬼家里至少有11个孩子,她是老七。
  3. 她从小就很有可能是通过欺凌等手段获得想要的东西。
  4. 她智商很高,就像彩虹小队的挂壁一样,甚至在平民窟流浪一年才被找到。
  5. 所以她脑子也很好使,选择加入了暴力执法机关BOPE,但是推测16岁那一年的流浪生活发生了事情让她产生了对恐怖分子的仇恨,尤其是在巴西平民窟的环境下。所以才有了资料中的这句话“感受到这是为了保护她不要离经叛道。这有两种解读,一是适者生存,二是仇恨所致,就像这次女鬼就跑去玻利维亚救弟弟就可以得知一二。

 

也就是女鬼总结起来就是,虽然是潜在动乱分子但是她在某一方面有强烈的信念。而班迪这个信条是适者生存的皮皮虾应该也八九不离十。总体来说这两个人在性格方面十分的异曲同工,简直就是谋财害命二人组………

 

  • 一些其他零碎的分析: 由干员资料可以得知,40个干员里面有不少都会伪造测试结果,彩虹小队还没有就地爆炸可能就是因为上面所说在某些方面具有强烈的信念,他们小队里虽然怪人多多各有特色,比如混乱邪恶女鬼bandit,极端守序善DOC和YING ,还有守序中立的LION。但是基本的工作素质和责任态度都是有的,比如DOC虽和LION不和但仍然一起参加了奇美拉行动。而且从各方面来看,干员们加入彩虹小队或多或少都有自愿因素,比如:想要ALIBI加入我们最好把MAESTRO也一起收编”。这条信息传达了如果大师不加入彩虹小队,可能章鱼妹看都不看你一眼。

 

 

【补充说明】

*惯例的一小点补充说明

*不管怎么样,至少就女鬼来说从幽灵的联动剧情来看她应该还是很关照家里人的。

*彩虹小队怪人辈出连最反动的性格都存在还有不在少数的明确闹翻和潜在闹翻,大约只有背叛彩虹小队的可能性没有别的什么都有。

*比如明确的团队分裂专家江夏优或者唯一指定KY怪耳合小朋友等人。

*  一  派  祥  和  ,  民  风  淳  朴  热  情  好  客  彩  虹  小  队  。  

*顺便一提,原著里彩虹小队的总部在赫里福,但是R6S的世界观里是重新建立的不知道是不是还在不过还在的可能性很大

*这样一来六号也是辛苦,和一大群怪人相处大概头都大了


【彩6】宅莹个人向分析

#彩虹六号#
  ▲关于YING和Echo的一些想法 ,大部分由@幼子鬼犬提供,由我归纳补充成型,算是新鲜的脑洞合集。

①YING和ECHO两个人交往到会是谁照顾谁呢——有可能是相互照顾。首先YING在生活起居方面肯定不会很差,她的性格方面也很适合照顾人。而ECHO,他作为一个东京肝帝(?),以个人性格和习惯来看应该是独居,那么生活方面肯定是能自己照顾好自己。外卖什么的,说不定会不好意思自己去拿,所以做饭技能+1,只不过可能味道很好卖相会很差呢。两个人交往的话相互能照顾对方就是如此。

②关于YING的服饰打扮:
YING的防弹服下的衣服,没办法窥视其下完整的容貌。但是能看得出来可能是运动服或者宽松的衣服——而YING日常行动中应该就是以这种穿着为主。理由有以下:第一YING会咏春拳,是近战高手,而且是贴身保镖,太过紧致的衣服会让行动不便,运动服或宽松的衣服会更好发挥。第二YING是女干员中极少数完全没有装饰的人,从眼影到指甲油到眼线以及其他通通都没有——头发也是干净利落的短发。这或许是因为能让他更好的融入人群的原因之一,没有装饰就是最好的掩饰,一个穿着打扮极其普通的人第一眼看上去是最没危险性的,何况YING只有160cm呢(微笑)。所以普通的运动服最适合她。从这一点上推断来看,YING是个十分保守的大家闺秀呢。

③两个人之间还有复合的可能吗?
答案是可能,不过首先,需要亲爱的交流会死星人ECHO改变一下他的性格,再需要那么一些给力的助攻。两人当年如何交往至今是个谜,不过就仅有的信息来看,YING曾经打坏过ECHO的无人机。
YING的脾气众所周知,是个十分温柔的利他主义者。能打坏ECHO重要的无人机,除了不小心就是ECHO惹到了YING……可见交往中ECHO的性格有多烂——相对于当时的YING来说。分手以后,根据一些侧写分析,ECHO还是喜欢着YING,那种只要你幸福就好了吧的远远观望态度。他不会去主动找YING,也不敢去找。所以只能让他改变,并且助攻创造条件才会有复合的机会,不然ECHO只能抱着两个妖怪老婆泪流满面.jpg

④一些其他的小小想法
YING很会察言观色,并且能用语言安抚人心。尤其是对背绑架的人质有奇效,能让人质迅速产生安全感并安静下来。
ECHO作为一个肥宅,他很宅,语音听起来也很懒——然而这个说出"妖怪能解决的,我只需要躺会就好"的懒人,是东京大学博士以及工程学天才,并且加入了彩虹小队。他也许不是真的很懒:只是对能掌控的事情不愿意得再多花费精力而已。
以及两人性格,还有一个小小的主观想法,那就是著名的MBTI人格测试,在我们的想法里,ECHO是INTG形人格而YING是ESFP。简单来说是完全相反的。对此感兴趣的可以去百度一下。

PS.YING在官方的翻译是萤而不是莹
加粗  是萤
让我们大家把萤抄一千遍

【补充说明】
*看到这个框和这个星号就知道一定是我鬼犬桑
*萤抄千
*ECHO说不定能把熊猫吃屎做成熊猫掉进化粪池
*外卖应该不是不好意思拿是效率比不上直接自己做,感受一下被外卖员咕咕一小时的恐惧吧
*说是大家闺秀不如说是模范猛男
*利他主义算不上,大约只是单纯的正义感强
*助攻方面可能会因为ECHO奇烂的性格被全部干员回绝
*ECHO的专业应该是也懂软件的电子工程学硬件工程师
*为什么说ECHO是东京肝帝,抛开别的不说只因为一条“注重效率”足矣,注重效率的人完全没理由懒,不要相信那么片面的语音啊各位.jpg
*加上设定里最末尾的迷之话,简单来说就是效率过高以至于无事可干结果就咸了
*其实基本上都是我想的

Lunaic

                                 Ⅰ

「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事上,有一件祸患,就是众人所遭遇的,都是一样。并且世人的心,充满了恶。活着的时候心里狂妄,后来就归死人那里去了。 与一切活人相连的,那人还有指望。因为活着的狗,比死了的狮子更强。」

那是一个孩子。

一个总不说话,把枪扛在肩头,像幽魂鬼魅般徘徊在营地门口的孩子。他个子不高,可以说矮极了,和周围的那些个彪形大汉比,瘦小又满身泥泞的身板看上去挨不了几下枪子儿,甚至一阵爆炸的冲击都可能把他给掀翻在地。这样的孩子,本应该应该是在家乡上学或者在亲人怀里撒娇的年纪,但那面无表情的坚硬脸庞和熟练拆卸枪械的动作,让他看起来与这军营里的一切和谐之极,像是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兵。

然而事实是,他来到队伍里并不久。

原本一个孩子是不应该上战场的,但这长的可怕的战争几乎让人绝望,几十年了,人类使出了浑身解数,以至于不得已让这些嫩芽一般的小家伙们穿上战术服,拿着枪,去接受鲜血的浇灌或者被敌人拦腰收割。

罗特并不喜欢这样把人类未来葬送的做法。然而有时候孩子似乎,比起像他自己这种累极了的成年人来,要更易驱使,更听话,更强。

其代表性的就是小队班长阿碧盖尔·科利尔了,这个离成年仅有一步之遥的美国女孩简直强到匪夷所思。阿碧盖尔有着一头深红色的浓密长发,因为实在太多了,她就把这些头发弄成松散的双麻花辫,扎成马尾时才显得活泼起来。作为混血印第安人的她看上去意外的没有那么强壮,然而扳起手腕的话整个班里没有人是她的对手,罗特相信就算在隔壁也一样。如果你要说世上没有什么事绝对,那么罗特唯一能想到,和她势均力敌的就是这个姑娘在另一个遥远少年小队的朋友了。可那个人似乎更强,据说她曾经在几场极其重要的战役里立下了大功,之后被围困在萨拉托加的那支独立旅都全灭了,只有她活了下来,并且接受了应得的荣需勋章——可是又如何呢,那毕竟是一场极其惨烈的战役。

在那个孩子刚来的时候,应该两个月前。山区里的空气清新肺腑,罗特记得那是一个太阳还没有高挂的清晨,潮湿的薄雾滋润着绿叶,露水顺着低垂的叶茎滑落下来,他们小队刚刚才从睡梦中起床,还未集合时东南方向那边传来了一声爆炸的巨响,那威力让半里外的营地都有些颤抖,挂在帐篷钩子上的衣服全都被震落了,饮水杯子掉在地上啷当作响。

班长阿碧反应迅速的集结了侦查部队,在自己人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经常有敌人攻击过来,为此阿碧决定要亲自过去一探究竟,以防不测。顺带再找几个先锋的时候她环顾了一圈这群列队整齐的成年人,他们有的水土不服,在这东方国家的领土上并没有睡好,眼神迷蒙。罗特拉低自己的帽檐缩了缩脖子,希望亲爱的班长不要看到自己,毕竟他还想再偷个懒,这地方让自己有点不习惯,刚到几天就开始呕吐起来。幸运的是,阿碧盖尔确实没有注意到他,确定好十几个状态良好的队友后,这个精锐的侦查小队匆匆的出发了。罗特祈祷他们既不会发生什么事,也希望他们能晚些回来,只要班长阿碧盖尔不在,他就可以在医疗室的角落里多睡一会,因为除了她之外这里没人能管得了他。

然而他并没有如愿,侦查小队回来的非常快。仅仅过了一个半小时,薄雾散开后,春日太阳懒洋洋的挂在天穹上,睡在医疗室的罗特听见外面一阵骚动,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他就知道是侦查队回来了。也许祈祷没有起效,他们遇到了敌人,有人受伤了,还可能出现了死亡。

罗特一个翻身麻利的从医疗病床上爬了起来,小队对待伤病人员还是不错的,至少这个床比他自己的睡着舒服,所以他很喜欢。然而毫无伤病的他躺在这总是要受到医疗员的白眼,就像现在旁边那个忙自己事的小护士斜眼轻视着他一样,不过,罗特并不在意这样的东西。他撩开帐篷帘,看见医疗员正急步走进来,后面跟着阿碧盖尔,还有侦查小队。他数了数,队员一个不少。

“快滚开,你这该死的懒鬼。”医疗员对挡在大门口的罗特非常不满。这位有些古板的,发际线岌岌可危的中年男人是他们五八三的医疗员之一,经验十分丰富。那鹰勾似的鼻子是他的标志,生气的时候碧绿色的眼睛十分锐利,像是要把你戳穿似的,他对待犯傻的伤员毫不客气。因为姓伊格,于是大家给他取了个外号白头伊格,是个值得信赖的队友。
而白头伊格很讨厌罗特,因为这个来自意大利的瘦高个总是不干正事,想尽一切办法偷懒,不好好守着自己的岗位就罢了,那聪明劲儿全用来讨好女孩和逃跑,还老是睡在自己医疗室里,在他看来没有比罗特更可恶的人了,所以这个懒鬼犯呕吐时白头伊格好好的捉弄了他一番。
罗特自觉的闪开,站到了旁边,他扭头时与跟在后面的阿碧盖尔对上了眼光,“你又偷懒了,罗特·德尔克,”对方把那好看的眉毛一挑,“但是我没有空收拾你。现在,你得出去,撒腿跑起来去把弗洛也叫回来,伊格要做紧急手术。”
“怎么?我们没有人受伤啊。”罗特不解的望着阿碧盖尔。队里另外一个医疗员弗洛·莱文斯,技术略微逊色,但跟白头伊格不同,这个亚麻色发的小个子青年很活泼,也很好打交道。罗特只要说自己不舒服,弗洛就会让他在医疗室光明正大的躺下,即便没有什么毛病,也能躺上那么一两个钟头,直到白头伊格或者班长阿碧来把他揪走。弗洛信仰基督,他老是祈祷,或者没有伤员的时候唱唱圣歌,赞美主,歌颂主。罗特觉得他唱的还挺好听,像是冬天叮咚的小溪流那么清爽,所以还蛮喜欢他的。而这个时候,弗洛应该在营地的另一边通宵给其他人检查身体。
阿碧不打算回答罗特,只呶了呶嘴示意往下看,他便低头看向对方怀里,接着便一切都明白了。
“老天,真见鬼。”
他尽量压低自己震惊的声音,然后撩开门帘冲了出去,像满弓离弦的箭那样直奔向营地另外一边,待在外面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队友吃惊极了,因为他们从来没见过不是逃命时的罗特也跑得那样快。


下午一点二一分的时候,做了几个小时紧张手术,医疗员之一的弗洛终于从帐篷里出来了,他刚撩开门帘,待在医疗室外面的人群就一下子围了上去,七嘴八舌询问着阿碧盖尔捡回来的那个小鬼的情况。
“不太好。”弗洛没法一一个回答,只能大声的说着,一向面目红润的他脸色苍白,似乎是累极了,“全身骨折,还中了很多弹片,我们已经取出来了大部分。可那只被激光灼伤的眼睛我们也不知道能不能保住,毕竟那太糟糕了。”
围住的人群一片唏嘘,而坐在人群之外抽烟的罗特听见便皱起了眉头,脑袋上像写了一个大大的川字,他猛吸一口,把还没熄灭的烟杆子扔在泥巴地上。
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把弗洛带进帐篷后,罗特出来时侦查小队的先锋们已经在和别的人说起了到达爆炸地点时的情况,他很想知道那个小鬼伤成那样是发生了什么事,屠杀,虐待还是别的什么,便也默不作声的在一个队员旁凑了上去。

“那个场面太可怕了。”侦查队的之一的比利声音有点颤抖,罗特还没见过这一向冷静的加拿大小伙子这么惊慌,“我们到那里的时候,那些外星人,大概有四五个,已经死透了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因为爆炸,还有些变成了肉块。地面中央是爆炸的大坑,空气里还有什么东西烧焦了的味道,我们捂住鼻子,不是很明白这样的场景发生了什么,看起来像有人和这些死掉的外星人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可这封闭的山区里距离最近的人群聚集地也有十几里,我们营地也没有人跑出来。到底是谁会有这么大本事?”
“班长和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于是在周围找了起来,有人发现那些外星人没有中枪,而是被什么利器给砍死的。除此之外,在爆炸痕迹的右边还有一条血道,像是蜗牛爬过时留下的粘液那样,断断续续的,延伸向旁边的树林里。班长观察后给我们使了个眼色,我们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列好队拿着武器慢慢的跟着血道推进。然后,我们没有走多远,大约几米,远远的就看见他了——对,看见他了!”
讲到这里,比利的声音一下子高了起来,“你们知道吗?真是可怕,那个小鬼全身都是血,倒在地上,不知道活着还是死了。班长看了一眼,他旁边还一把破了刃的斧头,斧头!那种像是砍树的斧头,老天爷,那个小鬼仅仅靠一把斧头就把那些外星家伙们都砍死了……”
“什么,你没开玩笑吧比利?”
也许听众都觉得用斧头砍死外星人是一件天方夜谭的事,打断讲述,他们这时都笑了,有人还向比利喊着:“嘿,比利,你是不是吓傻了?”
“眼睛花了吧小比利。”
“一个小孩子,我可是不太信呢!”

这些有点嘲笑意思的话把正在讲的比利气得有些跳脚。比利才刚满十九岁,这个年龄对于年长的老兵们来说就跟家里要糖吃的孩子差不多,他们总喜欢开比利的玩笑,逗一逗这个企图让自己看起来成熟的小男子汉,以此为无聊空虚的日子添一点乐趣,此时也不例外。但比利想要把这些话反驳回去,他生气的,声音更大的叫喊着:“我才没有眼花!我们之后都确认过了,周围再没有其他人,连尸体也没有,唯一的人类就是那个孩子,就只有他!如果你们觉得我在说谎,那么就去问班长吧,去问问其他人吧,我们都看见了!而且这个结论,就是班长得出来的!”
他说得那么斩钉截铁,容不得一点的质疑,周围人的笑声便都停下了,这么认真的比利确实不像说谎的样子,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用斧头就砍死了几个外星人,实在是无稽之谈。于是他们散开来,去听别的人说,或者直接跑到医疗室门外,想要偷窥着一探究竟。

罗特没有去听别人接着说,也没打算去偷窥正在进行的手术。比利讲得是有点难以置信,但罗特觉得自己竟然能够信任那些话。
毕竟他看见了那个孩子,那是最有力的事实。在第一瞬间罗特甚至以为阿碧怀里的他已经死了,那个孩子身上的伤触目惊心,和比利讲的一样,全身都是血,甚至连头发都被粘稠的血液糊在了一起,看不清本来的颜色。死人一样白的小脸上右眼被激光灼伤,这很严重,罗特甚至能嗅到一丝熟肉的味道,就像烤了的鱼。

“你还能继续吗弗洛?”
罗特回忆时,远远的,班长阿碧盖尔靠近了离开医疗室的弗洛,通宵过后长时间绷紧神经的工作把他折磨得有些够呛。弗洛向班长摇了摇头,声音衰弱极了,平时那双炯炯有神的黑色眸子里布满血丝:“不。但伊格先生在里面,他把我赶出来了……并且说接下来的事不需要我帮忙,他能做到并让我去休息。很抱歉班长……不能继续给予那个孩子帮助。”
“没有的事,辛苦你了。”阿碧盖尔点点头,伸出手来拥抱了这个已经累得有些站不稳的医疗员。弗洛也抱了抱她,然后松开手,想去自己帐篷休息了。在转过身时,他又担心的回头看向医疗室那边,阿碧盖尔也跟着他的视线一起回头,心里清楚留在里面的白头伊格正忙得满头大汗。

“真希望上帝保佑,让那个孩子能够活过今天。”
     盯了一会,弗洛做了一个祷告。
“他会活过今天。”
阿碧捋了捋乱糟糟的头发,坚定的说。